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近日,在杭從事環保事業的董小姐,分享了一則圖文并茂展現“獼猴桃種植過程中使用膨大劑”的帖子,圖中果農正用膨大劑浸泡幼果期的獼猴桃。一帖激起“圈內”親朋好友熱議:“獼猴桃個頭是變大了呢”、“吃起來水津津的,就是不甜”、“獼猴桃也不敢吃了”……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其實,這是一則舊聞,最早出現在2011年。只是,它每出現一次,總會引起“非常關注”。膨大劑,一個太形象、容易引人遐想的名字,圍繞它的紛紛擾擾不曾止息。它需要被正確認識,而不是被一味妖魔化。
膨大劑不是洪水猛獸
在我省,對“膨大劑”前世今生最熟悉的,莫過于浙江省農業廳農產品安全首席專家、省農技推廣中心主任黃國洋。“在它獲得我國農藥登記部門認可前,曾在水果豐富多樣的浙江做過田間實驗。”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大個獼猴桃能放心吃嗎

他介紹,早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人們通過從植物體內提取物質,研究發現植物體內有一種天然植物激素,如乙烯利、赤霉素等,能控制植物生長發育。掌握了這一規律后,人們開始人工合成植物激素。到五六十年代,各種植物生長調節劑相繼誕生,并廣泛應用于農業生產,在當時甚至被稱作“化學調控革命”。
作為植物生長調節劑的一種,膨大劑,通用名氯吡脲(KT30),誕生于美國,于上世紀80年代廣泛應用于日本,80年代末期被作為農藥品種引進我國。據參與過田間實驗的黃國洋回憶,當時膨大劑的田間效果試驗,在我省江山市峽口鎮地山崗村,初次試驗對象就是獼猴桃,后來又在枇杷、葡萄等浙江特色水果品種上做試驗。在提高座果率和促進果實增大方面,田間效果試驗很好。
黃國洋介紹,我國農藥獲準登記有一套嚴謹的科學認證過程,除了田間效果試驗,還包括毒性試驗、殘留試驗、環境生態試驗等,其中毒性試驗的整個論證過程涉及到衛生、農業、工信、環保、林業等九部門,只要有一個部門提出疑議,相應的試驗就要推倒重來,直到試驗結果無疑議。只有九部門全部通過,才能獲得農藥登記資格。經過幾年論證,膨大劑的相關實驗結果均獲通過。因此,它于1992年正式獲準我國農藥登記。
“膨大劑作為一種低毒農藥,完全可放心用于相應農作物。在我國,膨大劑主要有細胞分裂素、氯吡脲和赤霉酸等,主要用在水果、西瓜、茄子、西紅柿等作物上。從多年使用情況看,技術成熟,生產效果好。”黃國洋說。
同時,包括膨大劑 在內的植物生長調節劑自身也在不斷改進。權威的市場研究公司Transparency Market Research新發布的報告《全球植物生長調節劑市場報告---2013-2019》指出,全球化程度的提升以及對種植利潤的需求,將從多方面迫使農化行業進行重大轉變,各公司將重點開發創新且危害較小的植物生長調節劑等植保產品,且經濟友好型的植物生長調節劑有望為該市場提供新的發展機遇。
花期時使用殘留至微
章仲華,一個浙西南山溝溝的果農。自2011年初,從四川廣元引進紅心獼猴桃,他一直潛心鉆研獼猴桃種植技術。對當寶貝一樣的獼猴桃,他百般呵護。“用膨大劑講科學,濃度要控制好。人也是一樣,再好的東西吃過頭了也未必好。”
作為當地引種紅心獼猴桃的第一人,章仲華是附近果農心中的“土專家”。在由他牽頭組建的專業合作社里,就農藥使用問題,什么時候用,怎么用,一次用多少,用幾次,都有嚴格的章程。且凡是合作社成員用肥料、農藥,都要從他手里領取,用量都由他調配好,再分發給社員。也曾有人不聽勸,以為多用藥效果好,結果反而一個果子結不出。有了這樣的先例,往后無需多費口舌,社員也會照章辦事。
黃國洋解釋,膨大劑的使用分為兩種情況。一是在花期,花朵剛掉落,滴在花蒂上,此時使用有助于后期多結果實;一是在幼果期,此時果實初長成,用膨大劑可以使果實個頭更大,就是人們通常意義上所理解的膨大劑的功效。
“我們只在花期使用。”章仲華說。黃國洋表示,在花期使用膨大劑以提高座果率非常普遍。膨大劑等植物生長調節劑,對于市場供應的保障作用十分重要。當前我國大力推廣大棚設施栽培,植物在大棚內授粉受精,如沒有蜜蜂傳粉,再不使用植物生長調節劑,像番茄等茄果類蔬菜甚至會顆粒無收。“且這個時期使用,從花蒂到長成果實,膨大劑已被自然分解稀釋了,殘留量僅為0.001毫克/千克,精密儀器都很難檢驗出來。”黃國洋說。
而在幼果期使用膨大劑,則需要一定技巧。“尤其操控的用量是否科學,是否能精確使用,需要嚴格遵照規定的配比比例。如國家對氯吡脲的規范用量,一般建議濃度為5毫克/升。”黃國洋解釋,一旦使用過量,不但不能提高座果率、讓果實增重,反而會引起果實畸形、裂果、掉果等現象。“吃過虧的果農,知道不過量使用。”
利弊分明果農很謹慎
五月初夏,帳子山下上虞區上浦鎮夏家埠村,秦燦林的果園果香四溢。果園里,秦燦林種上了櫻桃、楊梅、水蜜桃、藍莓、葡萄,面積最大的獼猴桃共有107畝。眼下,獼猴桃園正值豐產期。
“4月中旬剛給獼猴桃做了人工授粉。你看,這會兒獼猴桃小果初長成,趁著下雨正好給獼猴桃播撒肥料,補充鉀磷鎂鈣等微量元素。”秦燦林說。
對于膨大劑,秦燦林一直很關注。早在2010年,他用了6棵紅心獼猴桃樹做對比試驗。“使用膨大劑成熟期提前,產量提高。原本120天掛果期,可以縮短到90至100天;單個果實增重30%以上,我的獼猴桃單個一般在65到85克之間,很少超過90克,使用膨大劑的獼猴桃多在100克以上。”他說。
但這并沒有讓秦燦林動心。細心的他發現,使用過“膨大劑”的獼猴桃果型不好看。正常獼猴桃是紡錘形,果臍小而圓,向里凹進去,果皮顏色偏黃,果毛細密不易脫落;而用了“膨大劑”的獼猴桃果型不勻稱,畸形果多,果臍向外翻,果皮還發綠,而且獼猴桃切開后常有空心。
認真的秦燦林又做了一個試驗:他將6棵使用過膨大劑的獼猴桃樹系上紅絲帶,請事先不知情的采摘游游客,分別挑選沒用和用過膨大劑的獼猴桃試吃,讓游客投票。結果大部分游客選擇了自然獼猴桃。“像我這里都是回頭客生意,畸形果多、口感差,不利于走精品路線,經濟效益也未必好。”秦燦林說。
黃國洋也發現了“增產不一定增效”的問題。使用膨大劑后,獼猴桃產量大大提高,但品質和貨架期有所下降。“尤其是貨架期縮短,說白了就是耐儲存時間。我們將使用過膨大劑的獼猴桃,放在桌上觀察,放上一周就爛了,而沒用膨大劑的放上兩周也沒事。”黃國洋說。
日本也曾有過類似發現。南京農業大學園藝學院汪良駒教授,長期從事果樹、蔬菜等園藝作物的生長發育調節與新技術研發推廣工作,據他介紹,日本果農在膨大劑實際使用過程中發現,作物產量雖然增加了,但畸形果也在增加,效益并沒有明顯增加,所以逐漸用得少了。
黃國洋認為,正因為此,堅持走品質路線的地區和果農,幼果期用膨大劑的內生動力并不強。

供應紅心獼猴桃批發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微信錢包掃描贊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