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王牌奇異果流入中國,陽光金果引發七千萬紐幣的訴訟.

陽光金果是新西蘭最具代表性的出口水果,新西蘭的出口量占了全球奇異果供應的三分之一以上。

新西蘭王牌奇異果流入中國,陽光金果引發七千萬紐幣的訴訟.

看點01:佳沛陽光金果獼猴桃全球熱銷

2017年,鑒于陽光金果(SunGold)的卓越品質和全球日益增長的需求,佳沛公司新發放400公頃的專利品種種植許可證,并計劃在未來三年內(2018-2020年),以每年400公頃的速度連續發放更多的許可。

新西蘭王牌奇異果流入中國,陽光金果引發七千萬紐幣的訴訟.

佳沛(Zespri)是新西蘭最大的奇異果出口商,自1999年進入中國市場開始,佳沛公司的中國區出口占比從2%上升到18%,中國逐漸取代日本,成為佳沛最重要的海外市場,2017年的出口量接近8萬噸。

新西蘭王牌奇異果流入中國,陽光金果引發七千萬紐幣的訴訟.

正因為佳沛開始成為中國中產家庭耳熟能詳的水果品牌,佳沛的奇異果就算賣得貴,中國消費者仍然慷慨解囊。在中國某電商網站上,6個一盒的新西蘭佳沛黃金奇異果可以賣到149元人民幣(約合32紐幣),銷量還相當不錯。

新西蘭王牌奇異果流入中國,陽光金果引發七千萬紐幣的訴訟.

看點02:發現專利品種流出

然而,今年讓佳沛感到震怒的,是自家培育的陽光金果和魅力金果種苗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被走私到了中國,還被允許大規模商業種植。公司已經提起民事訴訟,向走私者索賠七千萬紐幣(也有報道稱是3000萬)。

昨天(11月6日)在奧克蘭高院,法官Sarah Katz 解除了姓名禁制令,被告的身份得以公布。被佳沛告上法院的這名男子名叫高浩宇(Haoyu Gao,音譯),在豐盛灣的奧波蒂基(Opotiki)擁有種植園。

新西蘭王牌奇異果流入中國,陽光金果引發七千萬紐幣的訴訟.

高浩宇(音譯,左)在支持者的陪同下離開奧克蘭高院。

這起案件的核心人物除了高浩宇,還有他的妻子薛霞(XiaXue,音譯),以及他們名下公司 Smiling Face Ltd。

據 Businesscheck網站顯示,這家公司注冊于2008年5月29日,共有高浩宇在內5名股東,每人持股20%。

佳沛方面稱,兩個自然人和一家公司曾經將黃金奇異果植株(或嫁接植株)偷運給一名中國種植園主舒長慶(ChangqingShu,音譯),后者在占地面積167公頃的中國果園內種植了這種奇異果。光種植還不夠,高浩宇甚至打算向中國兜售這種奇異果植株,甚至在澳洲也如法炮制。一旦實現,佳沛的未來出口勢必會受到巨大影響......

某著名電商網站上,佳沛黃金奇異果售價不菲。

新西蘭王牌奇異果流入中國,陽光金果引發七千萬紐幣的訴訟.

 

看點03:查案如追兇

佳沛為尋找奇異果果苗外泄的“元兇”,付出的巨大努力可以從庭審中略知一二。

早在2016年,佳沛在中國的員工就聽到了一則傳聞:有人正在種植來自新西蘭的G3和G9品種奇異果。機警的員工立刻通知了總部。幾個月里,公司調查員走訪了中國不同地區的四個果園,甚至聯絡當地的黨支部書記,才最終見到果園的經營者。

新西蘭王牌奇異果流入中國,陽光金果引發七千萬紐幣的訴訟.

對方男子告訴調查員,自己和新西蘭供應商是簽署了合法的合同,不僅要種植和售賣G3和G9品種奇異果,還要向全中國出售這種水果的植株。男子還說,只有當佳沛購買他種植的奇異果、并且同意他對外出售,才能出示合同給佳沛看。這份合同的成交金額據稱高達1000萬人民幣(約合216萬紐幣)。

陽光金果在中國非常受歡迎
佳沛調查員當機立斷買下了50箱奇異果,把貨運回了自己在上海的倉庫;并且收集每個果園內的果實和葉片樣本,然后進行檢測。檢測發現,這些植物確實是佳沛公司G3和G9品種的后代。

 

看點04:鎖定嫌疑人

嫌疑人的鎖定,還要歸功于華人常用的社交軟件微信。在一個討論關于奇異果植株的微信群中,佳沛發現了新西蘭種植編號#914和高浩宇這個名字,對他的追蹤也由此開始。佳沛在庭上稱,正是高浩宇和舒長慶簽訂了偽造的授權合同。

在通知了初級產業部和警方后,高浩宇在從中國回到新西蘭時在海關被攔下。警方隨后對他名下的產業進行了搜查。佳沛一名經理在法庭上稱,發現了植物嫁接工具,以及一種“未知的棕色粉末狀物質”。

佳沛隨后向陶朗加警方提出刑事指控,不過未能成功,隨后公司改為提出民事指控,希望法官 Sarah Katz 基于《植物品種保護法》(Plant Varieties Rights Act),對被告高浩宇違反知識產權的行為罰款7000萬紐幣。

佳沛的律師 Laura O'Gorman 稱,這名常駐新西蘭的男子向中國買家發放了G3和G9品種的執照,允許他們在全中國種植,時間也不限。目前在中國種下的奇異果,可能才剛剛開始。

佳沛的種植服務負責人 Tracy McCarthy 在法庭上表示,中國“在佳沛的增長版圖里非常重要”,然而還有一名被告身在中國,不可能告訴佳沛自己做了什么,也不可能接受新西蘭警方的詢問。

但是被告律師 Eugene St John 也不是吃素的。在之后的交叉詢問中他說,全世界都在開發新品種,以黃色果肉聞名的黃金獼猴桃并非佳沛獨有。原告律師對此也表示同意。

新西蘭王牌奇異果流入中國,陽光金果引發七千萬紐幣的訴訟.

由佳沛研發的黃金奇異果
被告律師接著表示,被告否認曾把植株送去中國,只是在微信上和別人討論過這種奇異果的種植技術而已。在對佳沛一名證人進行交叉質詢時,他更指出,中國果園園主舒長慶來過新西蘭,也和其他人聯系過。

但佳沛持有的證據顯示:高浩宇還計劃把佳沛的G3和G9獼猴桃植株出口到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給當地一名種植園主;他們還討論了怎樣才能讓獼猴桃植株安全運達,而不會被發現;高浩宇和另一名男子還達成共識,用快遞多送幾次最安全。

佳沛稱在高浩宇去了中國后,G3品種的奇異果供應就開始源源不斷。在一則信息中他同意帶上“水果”。在高浩宇發送給中國同事的信息中,有一條是這么寫的:“看在我倆已經這么熟的份上,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帶來了一個奇異果品種,就種在變電站的水溝之間,離墳場很近。要做什么就是你的事了。”

新西蘭王牌奇異果流入中國,陽光金果引發七千萬紐幣的訴訟.

舒長慶也坦承,自己確實種了G3和G9品種的奇異果。他還說,自己種的奇異果售價能達到市售黃金奇異果市價的兩倍。四個果園中最大的一個在武漢,占地約120公頃,很多果藤都種植在溫室里。

他表示,自己是付了1000萬人民幣才拿到點授權合同。根據合同規定,他完全可以把種植權轉移給別人。

該案預計還將審理一周。佳沛也考慮過和舒長慶達成商業和解,不過因為對方沒有做出什么特殊貢獻,“還眼高手低”,最終作罷......

新西蘭王牌奇異果流入中國,陽光金果引發七千萬紐幣的訴訟.

看點05:歷史循環

中國野生獼猴桃最早的記載可以追溯到2800多年前。明朝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稱:”“獼猴桃其形如梨,其色如桃,而獼猴喜食,故有諸名”。在新西蘭,這種水果被稱為“奇異果”,則是因為其形態和新西蘭特有鳥類——一奇異鳥非常相似。在這之前,新西蘭人一直把它叫做“中國鵝莓”。

雖然佳沛的奇異果案還在審理中,但一個事實是:這種水果當初能夠遠渡重洋來到新西蘭,靠的正是走私。

新西蘭王牌奇異果流入中國,陽光金果引發七千萬紐幣的訴訟.

史海鉤沉
上個世紀初,新西蘭女教師伊莎貝爾·弗雷澤將中國的獼猴桃種子帶回家。這些黑色的、芝麻大小的種子在新西蘭農學家的精心培育下,才逐漸成就了新西蘭的“國果”傳奇。

事實上,中國的獼猴桃產量依然穩居世界第一,在口味和營養價值上不輸新西蘭。但是在品種培育、栽培管理和品牌建設上輸給了新西蘭同行,這也是為什么國人要到新西蘭來偷師的原因。

發展到現在,人們已經默認奇異果=新西蘭優質獼猴桃,也許這才是整件事中最值得深思的吧......

獼猴桃苗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微信錢包掃描贊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